鲨头锤锤锤

啊♂如今好励志为了cp去产粮了
然而,OOC真的不是我的错啊
努力进步,发展科技技术吧
毕竟产粮要走可持续发展道路不是么(๑Ő௰Ő๑)

【cha刚】梦魇——BE(十)

诗岛刚的行动促使他的很多疑问得以解答,虽然令他触目惊心,但放在目前的情况却又似乎很正常,就像是它原本就应如此,异常的世界搭配着奇怪的解密游戏,反而显得相得益彰。

文件夹给予了他诸多信息,不过也正因这样产生了负面影响,譬如导致刚的下一步行动计划成为无头无脑的杂乱乐章。梦魇实验...究竟是什么?回想起来身为小白鼠的他,竟连发生在他身上的异变都无法准确定义。如果只是世界的概念与他更替中的那份记忆有所冲突,那么又为何将之定义为梦魇?是因为醒来前的梦中梦吗?怎么可能...不过,如果结合假设与其他内容的话...诗岛刚脑中形成了一种大胆的推测,只是他无法妄下定论,因为他脑中有些想法太过匪夷所思,但所知的一切线索皆指向此处,因此,这个几乎不可能的可能成了得以解释记忆恢复的最具有说服性的猜测。

如果是以他作为主要研究对象,那么身为次要对象的狩野洸一——chase的原型,他在这场实验中的作用,亦或者说是他的存在对于自己的影响,又会是什么?...不过,进之介说过,他早已失败过八次,但文件夹中每次的实验地点却从未变更过,这就说明每一次“诗岛刚”都会走向那个不知有什么魔力的原特状科玖瑠间,这一次似乎也不能例外的,诗岛刚将前往那个或许会使他走上歧途的地方,去探求待发掘的秘密。如是想着,刚目的明确的确定了下一个探索方向,他没有多做停留,驾驶机车从回家之路的方向调身,朝相反位置不远的——大家曾同甘共苦努力过的回忆之地疾驰而去。他越是想着那里,心头越是隐隐浮现着某种不祥的预感,这种感觉下,刚抱着长痛不如短痛的想法,手中机车柄的速度被转至最高...

摘下头盔稳稳悬挂在机车左把手,刚转头看着他目的地终点的那扇熟悉大门,明明近在眼前,刚心中却产生了丝丝退意,他只觉得腿如灌铅般沉重,无法挪动。他并非懦弱,只是当一切虚伪的面纱被撕裂后,展现在眼前的真相往往残酷而难以接受,那种惶恐成为了诗岛刚犹豫不决的罪魁祸首。

粉饰厚重银漆的玖瑠间大门嘲讽般咯咯作响,他这才发现,唯一入口,居然是直接打开着的!似乎就是特地在等待他,等待他这位唯一没有的得到邀请函的“贵宾”而进行的漠然迎接仪式,夺走他想要离开而找的一切借口。凉风掠过,刚不由得将平日习惯性敞开的外套裹紧了些,却是感到更加寒冷;空中清晨还悬挂着的暖阳此刻早已远远退避三舍,黑色云层覆盖交织,却依旧无法抵御阴寒侵袭,围绕着毫不留情的折磨伤痕累累的残存温暖,最终将之吞并在无边天际;些许光痕苟延残喘着,对鞭挞其主的暴君臣服叩首。

 既来之则安之,刚带着些许被动意味的缓慢踱步,站立在被愈加猛烈的寒风拍打的劈啪作响的玖瑠间门前,他不知道,这一次他的引线会将他带往何方...


PS:虽然还是十五张速写的量但今天意外的在晚自习搞定了呢,所以更个文...老师你该吃药了==



评论
热度(1)

© 鲨头锤锤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