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头锤锤锤

啊♂如今好励志为了cp去产粮了
然而,OOC真的不是我的错啊
努力进步,发展科技技术吧
毕竟产粮要走可持续发展道路不是么(๑Ő௰Ő๑)

【cha刚】梦魇——BE(四)

当刚回到住所时,他在门口便闻到了饭菜香,心中早在来时路上便有了对策的他很快便镇定下来,他模仿者正在消失的,不属于他本身的“诗岛刚”记忆中的一举一动。深呼一口气后,破釜沉舟般下定主意,推开了门。不过不出他之前所料的是,诗岛澄子的容颜的确停留在了幼年时她所剩无几的最后时光时,还是孩童的他的记忆中描绘的那副模样。
他迅速换上一副灿烂的笑容对着他的“母亲”道:
[妈,我回来了,今天好像做了很多料理呢,是要招待谁么?诶——有我喜欢的三文鱼寿司!啊好开心]刚嘴上如是说着,不过看诗岛澄子今天这阵仗,按照他儿时印象里那果断是会来亲朋好友啊,何况,如果目前他与姐姐、母亲同居的话,再加上水果盘中摆放的一碟作为招待用品的昂贵奶糖,他想,他大概猜到是哪一位做客之人了呢...想到他,刚心中泛起一阵不知名的涟漪
[诶,刚?这么凑巧的吗,我和泊君一起回来了哦,今天手头上的文件多亏泊君帮忙,所以招待他下午饭算是作为答谢呢,也顺便让妈妈认识下我的同事]
还没等澄子回复刚的话,两人就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听到那下班回家之人的招呼,随后两人从玄关处迎面走来,诗岛雾子身旁站着的那人,正是原“超自然想象调查科目”刑警泊进之介。不过在“诗岛刚”的记忆中,他却能隐隐约约感到原本的“诗岛刚”与泊进之介的关系并不如自己恢复记忆中的那般亲密无间呢,不过当着雾子的面,两人也算有些必要性的互动。在两人公式化的走了一波日常问候的形式后,进之介便不在对他有所表示,甚至没有一个带有温度的表情。诗岛刚虽然知道这个世界不属于他,却还是能感到一种发自心底的莫名失落。他自顾自的望着那碟红白包装纸裹住的奶糖发呆,却也因此很是凑巧的,他错过了进之介不时略过他身畔而稍作停留的目光。澄子还在忙活着作水果沙拉,而雾子,则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却也只是对着种微妙的气氛若有所思...

PS:文终于吐出来了...什么?短?不够看?啧啧不知道长度和小红心成正比的吗

评论(2)
热度(6)

© 鲨头锤锤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