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头锤锤锤

啊♂如今好励志为了cp去产粮了
然而,OOC真的不是我的错啊
努力进步,发展科技技术吧
毕竟产粮要走可持续发展道路不是么(๑Ő௰Ő๑)

【cha刚】梦魇——BE(三)

当刚脑中思绪杂乱的目送羽岛乘坐计程车离开的背影时,未等它远离视线,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起,曾经刚挺喜欢的摇滚风乐曲此刻显得嘈杂不已。然而来点人先是却是着实让刚手一抖,手机险些脱手:诗岛澄子...
刚好容易使自己冷静情绪后,在强烈的不知名违和感中按下接听键位。不出三秒,陪伴他度过童年时代的亲切声线传达到他的耳廓
[刚,今天的约会怎么样?我上次见过,美玲是个少见的好女孩哟]
[...妈,真的,是你么?]刚虽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他的一种异样感还是令他问出了这句话。那种感觉在于,诗岛澄子现在电话中的声音,只限于他只有七八岁时,而如今已然二十多的大小伙子的他,就算听道母亲的声音也不可能与十多年前一模一样。如果是眼前的母亲只是他记忆中母亲最清晰的模样,那么...她的样貌,习惯,甚至是寿命,恐怕都如自己所想那样。如果是那样,那么电话中这位令人倍感亲切的年轻妇人难道不是个丑陋的怪物吗?而且,如果澄子是这样的话,那么其他人,那么进哥...刚有些细思恐极,赶忙打住了自己的想法。
[你说什么呢?真变成妈妈的傻儿子了吗?好啦别开玩笑了,改天你能把你藏着掖着不示人的宝贝女友带回家吃顿饭吧,好让你姐也见见。哎!——光顾着和你说话了!饭要糊了,行了就这样吧你姐已经下班了,你也快回来吃饭——]说罢便不等刚在说些什么,那边已经单方面的挂断了通话。
诗岛刚现在有一种愈发强烈的感觉,伴随着另一种他并不感到陌生的记忆逐渐恢复,脑海中一切属于这个世界的记忆在慢慢消逝,就像是破壳而出的幼崽般,有什么包裹在真实血肉之躯的茧缓缓支离破碎着,而内里的一切,才是源头。属于这个世界“诗岛刚”的镜花水月,已经出现了一条条分散归一的细微裂痕。因此,诗岛刚有一种被排斥——被所处空间排斥的错觉,像是全世界都认为你是这样的,可你的想法却背道而驰,那么你要么屈从,向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摇尾乞怜,要么在他人眼里我行我素,成为遵从内心意志却被他人视作疯子的,被世界与时间所共同唾弃的人。然而诗岛刚终究是诗岛刚,无论作何改变,他都依旧是那个与世间罪恶对抗的假面骑士Mach,所以,疯子从来会有疯子行动的理由,不是么?刚不会坐以待毙,让这令他不甘的陌生世界将他吞噬殆尽,即使最终可能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也会困兽犹斗,就算最后只是得到一切疑问的真相,他也不会悔恨所做的决定。毕竟诗岛家的男人,可不会甘心那么窝囊的湮灭。


PS:拖了两三天的文(●—●)似乎有点短?我不管我不管凑合看吧
本来想转到贴吧,但转过去后度娘抽风,分分钟给我搞没了,气

评论
热度(3)

© 鲨头锤锤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