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头锤锤锤

啊♂如今好励志为了cp去产粮了
然而,OOC真的不是我的错啊
努力进步,发展科技技术吧
毕竟产粮要走可持续发展道路不是么(๑Ő௰Ő๑)

【cha刚】梦魇——BE(一)

PS:诶好吧好吧,败给我的良心了,不发文觉得浑身不自在,那就发吧,但如果BE篇比三胖坑还多还扯淡的话我一概不管_(:з」∠)_

诗岛刚拿起手机,看到来点提示人显示的是:美玲
美玲?哪个美玲?我身边有这样可以直呼其名的熟人吗?而且看起来,关系真的很亲密的样子。虽然刚有一种不和谐的,对这个名字像是强行安插到自己身上的熟悉感,但这种感觉还是迫使刚接起了电话
[刚君,真是的。为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我可是跳完舞就给你发简讯的!你也不回]
刚,思考了下,觉得既然备注人都能是名,那么平时的“他”也应该是以名来称呼她的,便道
[这个...美玲,我...]刚脑中还在努力组织语言想着说些什么,没等他做好准备,便听电话那边道
[算啦别解释了,我知道假面骑士Mach为了城市义务警察可是个大忙人,哪有时间理睬我这个普通小市民呢?哈哈,不逗你玩了,我理解你。我就是想说啊,天气很不错,和我去散散步吧。樱花街,我等你,要快点哦~]说罢,对面俏皮甜美的声线停止,只留下一长串的嘟嘟声打断了他原本想说的话。不过挂断后显示的屏保却是引起了刚的注意,是他本人与一位靓丽女孩的合影照片;不过令刚惊奇的是,这女孩他竟然认识且印象深刻,正是之前Roidemude 009复制的人物原型——羽岛美玲。可是刚很疑惑,自己与她之间,除去那次战斗后她的客气道谢之外,似乎没有什么交际啊?而且看照片里亲密无间的模样,很大几率上自己与她是男女朋友关系。
而刚联想到他之所以能知道是羽岛美玲给他打来的电话,那就说明手机里储存有她的信息,那么,手机通讯录里会不会还有别的未知人物的信息呢?这样想着,刚自然也付诸了行动,他打开这部曾经很熟悉,现在却很陌生的电子产品翻找着,其他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唯一的不同是通讯录内额外多了一栏,里面也只不过有独立出来的几个人物信息,顺序排列为:
1.狩野洸一
2.羽岛美玲
3.泊进之介
4.泽神玲奈
5.诗岛雾子
6.诗岛澄子
刚越看越是心惊,对于熟人,比如进哥和姐姐,还有玲奈姐以他的习惯都不可能会标注全名,至于后面,他逝世已久的母亲为何也会在内更是无法解释。刚紧握着手机,掌心生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但是他脑中的莫名混乱令他只得暂时放下这个问题,将他搁置,但他绝不会忘记这个疑惑。
而刚在醒来后就接到了电话,而后把注意力放在了这里,还未曾仔细查看过周围环境,此时却因终于暂时干完了手头上的事而得空看了几眼,不过这一看,却给刚带来了不小的信息量,让他一个问题没解决就又产生了另一个问题——这是他刚刚从美国来到日本时暂居的姐姐家!他赶忙仔细打量了周围,的确如他所想。可是除了他醒来时的那张大床外,房间内其他地方洁净整齐,以姐姐那忙碌的工作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闲时间为他收拾屋子,更别说...会提前做好饭菜留给他。那么,床头那张字条,到底是谁写下的呢?是...她么...
刚想起刚刚在通讯录中看到的,诗岛澄子的名字。但现在刚可以肯定,这里绝对不是他曾经的世界 或者说不是他疯了就是世界疯了!如果他的母亲在现在还活着,他都不敢想象他见到的母亲会是什么样子。刚细思恐极,连忙打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带着哄骗性的勉强安慰自己可能是姐姐良心发现给他打扫和做饭吧。
此刻刚的脑中感觉很乱,是脑海中两种东西互相争斗撕扯般的那种凌乱感。一边似乎是隐藏心底但即将破土而出的复杂的东西,一边又是对于目前他所处的这个世界而言很和谐的东西。但刚可以很明确的感觉到,这两种“东西”,指的是自己的记忆。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因此,他索性不去想,毕竟这一天发生的太多困惑令他有些吃不消。当手机再次震动,来自那位亲密的陌生人小姐的催促简讯再次传到时,他起身披上常穿的红白相间外套,打算去见见她,如果可以的话,索性问问她自己和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忽然发现这篇很长啊,不过,比he更乱了(●—●)怎么办,这坑埋的我很慌啊,要不让进尼桑再做一次解说员+剧情推进员?那样会比较快的完结。但是如果一次性让进尼桑把坑全填完了...就少了刚自己边谈恋爱边解密战斗的悬疑趣味了呀...诶,好纠结,大家希望我怎么写?

评论(2)
热度(3)

© 鲨头锤锤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