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头锤锤锤

啊♂如今好励志为了cp去产粮了
然而,OOC真的不是我的错啊
努力进步,发展科技技术吧
毕竟产粮要走可持续发展道路不是么(๑Ő௰Ő๑)

【cha刚】梦魇——HE(五)

[为所爱之人而死,我,十分满足]
[我只看得懂你]
[我爱你]

[红与白,你走向了得不到的后者]
[刚,活下去,无论为了谁]
[我爱你]

温柔胜过刺目的光线轻轻抚摸着诗岛刚的面颊,刚不得不出于本能的伸手遮掩试图双目,手掌被光明称托着在眉眼处投下一圈阴影,但复苏的意识还是迫使他展开眼帘,却又在下一刻因为忽然接触强光而不得不闭上,当久旱逢甘霖的晶状体迅速适应这种光明之时,他才再度缓慢而略显勉强的睁眼。视野所及之处是一片白色,洁白墙壁混合着消毒水的味道,以及他那身标准蓝白病号服让他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当诗岛刚想要有所动作时,发现另一只刚才未曾动弹过的手有种很强烈的麻木感,似乎是手指出力太久所致,而自己掌心似乎攒这什么玩意儿。刚活动了一下手腕后才打开掌心,意想不到的是,他握着的是他视若珍宝的东西,也是他真正醒来的证明——那枚带着焦灼气息的残损戒指,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看到,应该说是从醒来时就看到,只是他无法让自己去打扰她。诗岛雾子,他亲爱的姐姐单手支撑着左颊正在静静小憩,看得出,她对自己的担忧与照料令她憔悴了不少。刚轻手轻脚下床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是一整套新衣,让刚不禁有些想知道自己常穿的红白条纹外套哪去了。他将刚刚拿出的自己手中的物什放进牛仔裤口袋后拍了拍,却是将看起来质量很不错的深蓝风衣披在姐姐身上,并仔细冲了一杯红茶置于病床边的小柜子上,并在旁边留下字条,写好自己醒来以及去想的小纸条,好让让姐姐不要为自己担心。不过他也注意到了干净垃圾桶里不和谐的几片牛奶糖糖纸,好像是进哥常吃的那种,那么进哥应该是来过了,恐怕是怕姐姐因为连日操劳而低血糖吧...刚如是想着。
他在办完一切自己认为必须要做的事情后离开了病房。今天似乎是什么很重要的日子,以至于一向安静的医院都会出现如此的喧嚣,刚路过走廊时许多医护人员都聚集在此,其中许多医生与护士在看到诗岛刚时,竟露出见了鬼一般的表情。刚没有理会这些,只是径直的离开走廊,自然是没有听到身后白色人群中两位护士小姑娘窃窃私语的对话
[那不是520病房中那个几乎要临近死亡的病人吗?院长都料定这种情况普通人凭自己的意志是挺不过去的,医院都快放弃对他的专属治疗了呀?!]
[可不是,我也不敢相信,除非是医学奇迹,但——这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又怎么可能呢?不过我是在去现场抢救过他的,我到时,他是在山崖间受了重伤昏过去的,旁边还有摄影道具什么的...估计是高山实景拍摄失足滑落山崖的吧,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当时...很奇怪]
[怎么奇怪了?别卖关子了快说来听听,快点嘛!]
[他当时带的很多贵重物品就掉在他身边,但他昏过去前好像哪件都没碰过的痕迹,反倒是紧紧握着...我看到了边框,好像是一份驾照?还有个玩具模型吧...我根据露出来的棱角猜的,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因为当时从担架上抬下来时他拿东西的手怎么也掰不开,最后实在没办法,也只能让他拿着那个东西进行抢救了...]
[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在他那时候都要死了还握着,打算拿着下地狱吗?真是个怪人]
小护士有点对这位患者看似不珍惜生命而感到小小的生气,嘟了嘟嘴道
另一边,刚一路前进,即使身上很多地方隐隐存在痛感也没有停下步伐。不知道为什么,梦醒之后的刚,很想要去见见他,因此刚的目的地很明确,五步作三步很快就到了玲奈博士设置在久琉间的研究所。刚轻车熟路的挪开门左边的花盆,从下方拿起钥匙,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打开门后走了进去,事实上他不过想要证明一点事情罢了,即使他想要证明的东西似乎有些可笑——诗岛刚想要知道,梦境之中的“泊进之介”究竟有没有骗他。
然而他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刚此刻忽然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望着roidmude 000安安静静立在实验器材前时,他松了口气,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勾起嘴角。
[chase,我回来了,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PS:没午休,困的一匹,打完文眼睛都快酸死了,但你们的小红心和关注是我的动力哦!给自己打call,为自己带盐,后面会写的轻松一些,文风太压抑不好,不好

评论
热度(5)

© 鲨头锤锤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