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头锤锤锤

啊♂如今好励志为了cp去产粮了
然而,OOC真的不是我的错啊
努力进步,发展科技技术吧
毕竟产粮要走可持续发展道路不是么(๑Ő௰Ő๑)

【cha刚】梦魇——HE(三)

[进哥,这,这怎么可能?我是不是会错意了,要不今进哥你再说一遍我仔细听听——]原本想着看对方好戏的人现在自己却成了演出小丑。
[刚,和我在一起吧,我喜欢你,所以想和你交往,虽然我的告白...不太成功,本来是准备好的,可是一面对你,我就无法控制自己。但我想,我的意思很明确,你怎么想?]认真的语气可以看出他是真的这样想,双手紧握咖啡杯显示了主人的紧张感
[我...进哥,我们都是男人,虽然我不排斥但,我也不能说是毫不犹豫就接受的吧...]谁能告诉他这个曾拯救过世界的假面骑士Drive,泊进之介,现在却在让他认清性取向?
[如果你也喜欢我,这些都成为不了借口和理由,这么说吧,你对我...有什么感觉?]微微皱了皱眉,虽然进之介已经隐隐感觉到了自己这场闹剧的结局。不过他这次来也抱着最坏的打算,至少目前的情况还不算太坏。但若刚已经心有所属,他也只能祝福
[啊——这有点难为情啊。大概是第一次见面时,我觉得进哥是个为负责的案件奔波的优秀警员,接触后,觉得是个可以托付后背的同伴和朋友吧,也能在我犯错前及时阻止我,总之进哥是个很不错的人。]在表达了自己心中最中肯贴切的评价后,刚想起自己曾经因为他人的阴谋以及自己的怒火,险些失手杀死chase的经历,不由得加重了倒数第二句话,而心细如进之介,自然是听了出来,顿了顿后,进之介之前一直未曾停止过的手上小动作终于是止住了,他拿起咖啡杯抿了一口后,表情慢慢变得有些凝重,道:
[啊...这样吗,那么,你对chase又是怎么样呢?]
作为一个曾经专心于销毁父亲留下的沉重罪孽的人,诗岛刚的青春自然是在Mach无休止的测试与训练中度过的,自然没什么罗曼史,更不要说是恋爱经验这种东西。因此有些跟不上情商不错的进之介的脑回路,前一刻还在毫无技术可言的告白,后一下却忽然扯到了那个紫色安卓。挑眉望向进之介,对方却别开了目光。
[他啊,以前的话,排斥和厌恶都有,好吧,各个方面的嫉妒也是有一点的,只有一点!]随后又思考一下才道:
[后来,大概是因为救我而消失后吧,我...有点愧疚和悔恨。所以才会一直为了复活他而努力,我是这样劝慰自己的。但是还有些东西不知道怎么形容...举个例子吧,我曾经有过几个梦境,第一次,他又为了我而死,他消失时我却抓不住,随后的天地扭曲感让我醒了过来。第二次,他没有死,却还是消失了...我依旧无法握住,但是这次我醒来却不是因为梦的扭曲]刚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这些梦境都如此的清晰,如同亲临。且他每一次醒来很久,却还是能清楚的回忆起梦境的内容,照理说,一般的梦醒来不久就会忘记。以及那枚明明应该是梦中臆造出的产物却好端端戴在他左手的破损戒指。这些疑问始终存在于刚得心中,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理由不过是认为没有人会相信他罢了。与此同时,诗岛刚却感觉到一丝说不出的异样感
[刚...]进之介闻言,只是神色略显复杂的唤了他的名字,沉默半晌后才道:
[你的心理作用,可以潜意识的把他当成你的世界,把他因你而死的自责埋在心底?...]
[chase对你而言,就那么重要吗?]进之介叹了口气,又对他道:
[刚,这场告白的答案,我想,我已经知道了...]

PS:明天上学我更文到凌晨一点,冒着上课打瞌睡被老师教做人的危险,就为了遵守一天一更的约定,这么良心的产粮你们确定不发点小红心小蓝手当工资吗?
一群看(周)官(扒)老(皮)爷

评论
热度(9)

© 鲨头锤锤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