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头锤锤锤

啊♂如今好励志为了cp去产粮了
然而,OOC真的不是我的错啊
努力进步,发展科技技术吧
毕竟产粮要走可持续发展道路不是么(๑Ő௰Ő๑)

【cha刚】梦魇——HE(二)

啊♂滚来更文了,让大家久等了,以后大概是每天一篇吧,高中狗伤不起,毕竟是处女文缺陷很多,大家可以评论或私信给我一些建议吗?(以及一群看文不给小红心的负心汉,哼♂)

在一下午百无聊赖的度过后,诗岛刚在纸上写写画画,但最终却只是洁白无瑕的纸张上多了几笔荧光色环环相扣的最终汇集一点的紫色圆圈罢了,一副看似没有意义的图像。然而诗岛刚自己却也无法解释为什么心血来潮想要这样做。
[进哥!你等了多久了?抱歉,没料到进哥回来这么早所以晚了一些]冲着等在约定地点门口的人挥手打了个招呼,随后大步走向人身边,不好意思的对着他挠了挠头发。不知为何,今天的进之介衣着忽然很讲究,浑身搭配的恰到好处,休闲却不显得轻浮。然而没有等刚多想,掌心便传来对方的体温,刚愣了一愣后却没觉得哪里不对。两个大男人这样做不算什么吧,何况进哥都没怎么在意...。刚如是想着,因此没有让自己在想那么多 ,刻意忽略了心中那种若有若无的别扭感,任由自己被对方牵着
[嘛,我也才来了一小会而已。位置已经订好,走吧]
因为是工作日,刚住的又是郊区,所以似乎偌大的店只有他们两位客人,但刚仔细想了想,自家周围开了什么店铺自己应该最清楚不过了,但自己怎么不知道,这里何时开了一家咖啡厅呢?自己都不知道,进哥是怎么知道的?一丝隐隐的疑问缠绕心间,但刚选择了沉默。
简约却不失风雅的包间,桌上已经摆放着侍者呈放好的卡布奇诺,原木桌成为两人面对面的唯一间距。相对无言,气氛略微有些尴尬但却有种相对很矛盾的和谐感,半晌,进之介选择开口打断这种平衡,道:
[刚,那个我...虽然战斗结束了,但Mach Drive的使用还是对身体造成不小的负担啊...现在调养的怎么样了?可不要像之前那样体力不支晕倒了,我...我们都会很担心你的]明显忽然改口的话让刚哭笑不得,进哥这是有什么话不敢说,快要表达的时候还临阵退缩了...然而刚能很明显的感觉他与平日的不同,他双手动作不停,用来擦桌子的手巾已经被揉捏的满是褶皱,而桌子也被他无意识的擦了一次又一次 虽然刚很想提示他桌子是服务生擦过的本来就干净的很。说真的,刚坐在对面都能感受到进之介腿部的细微抖动。
是什么事情能让精明敏锐的进哥这么紧张?不会是惹得姐姐不高兴了让我去哄吧,真是这样感情我还从假面骑士Mach沦为红娘和事佬了...刚如是想着。但还是无奈的回答道:
[呐,进哥,别把我当小孩子啊,美国的法律上我已经成年了,何况比起以前各种测试训练,这都不算什么。不过进哥专程跑到郊区来破费,请我喝高级咖啡确定只是为了这个?...还是说遇到什么感情问题需要我帮忙呢~]刚显得很调皮劣质的笑着调侃进之介,有心打趣他的单手支着下巴想看好戏,双目直视着对面人,想将他的有趣反应尽收眼底,却不料他猜测的几种惊慌失措,傲娇反驳的反应进之介都没有出现。耿直的警察反而与他四目相接,而后将拳头攥的越发紧,深呼吸后认真的望着他,四目相接。刚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调侃很大几率上真相了。最终,对视游戏的发起者别扭的转过了头,稍显敷衍的打着哈哈道:
[什么嘛,难道真的被我猜中了?进哥还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穿这么帅就是来问我那个方面的问题吗?这种小事电话里说不就行了么非要见面说,多麻烦。不过能指导进哥还是很荣幸的哈哈哈...]殊不知,这话的意思在外人听起来活像是吃了醋的小媳妇一般口是心非
[不,刚,啊不是,应该说是——啊,该怎么说呢!]一向头脑清晰的警察此刻缺齿轮无法咬合,甚至有崩坏的意思。进之介急躁的想要挠挠头,但为了在刚面前的形象,他选择了将自己的领带系的紧一些,虽然那种紧勒着的难受感就像是在惩罚临时掉链子的他一样。这一副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标准表述的模样让诗岛刚觉得好笑,却又感觉似曾相识
[啊啦,不就是让我去哄哄和你冷战的姐姐嘛,即使要面子也没那么难开口吧,拜托我可是要准备好酬劳的哦~]
闻言,焦急的警察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驳了他
[不是!的确有感情问题但不是不是雾子的关系,是别的人...]
[什么?进哥你还真对不起我姐了!]打断x1
[可我和雾子是很纯洁的同事兼搭档关系——]
[不进哥你先说这是怎么回事我觉得我需要冷静一下...]打断x2
[你听我说,我只是说不是雾子但——]
[我觉得我还是不知道比较好]打断x3
[刚!]进之介似乎是忍不住了,忽然加重声音喊了他的名字,令刚因为猝不及防而愣住了,进之介才继续开口,一口气道:
[刚,我的确有感请困扰,只不过不是雾子,也不是别人...刚,我用工作与战斗时的态度认真告诉你,我——泊进之介,非常喜欢假面骑士Mach,诗岛刚。我们在一起,怎么样?]说罢,便自己也显得有些羞耻般一只手掌附上额头。而他所说的这句话虽然简单,套路也很老套,但却是进之介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刚一向聪慧的大脑终于是反射弧绕地球三十圈了一次后,才反应过来
[诶!??————]刚很庆幸自己及时打住了想喝一口面前饮料的想法。究竟是自己疯了还是这个世界是个假的世界?做个梦傻安卓对自己告白就罢了,连自己心中认证的未来准姐夫怎么也弯成一盘蚊香来搞事情了?!

咳咳,今天毕竟开心,所以删改的时候不小心把欢脱了一点,不过反正he走向没什么影响,但be我可不能这么闹着玩哈哈不然就崩了。感觉这章进刚很粗长啊,相信我我是刚亲妈
最后(๑Ő௰Ő๑)
求个关注,小红心小蓝手

评论
热度(8)

© 鲨头锤锤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