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头锤锤锤

啊♂如今好励志为了cp去产粮了
然而,OOC真的不是我的错啊
努力进步,发展科技技术吧
毕竟产粮要走可持续发展道路不是么(๑Ő௰Ő๑)

【cha刚】梦魇(二)

五一加油(ง •̀_•́)ง中午一篇晚上一篇

诗岛刚渐渐睁开双眼,他是在久琉间的沙发上。自己竟然在这里睡了过去么 看来最近的确是太累了。将
额上的冷汗时伸手抹去,干净利落。他暗自无奈,不过是一场噩梦,那家伙...已经消失了不是么存在时就因为沉默而令他厌恶,消失后却反倒骚扰起了他来,有本事活着来烦他啊?叹口气后,随手拿起身旁实验题上的水杯喝了一口以缓解干燥的唇舌,阴暗的环境下他格外放松,他略显烦躁甩下自己的外套,脑中正发着的牢骚却在下一刻忽然打住,有人从身后抱住了他!
好在多年Mach的训练,刚迅速的回过神,身后之人也没有下一步动作,他索性敌不动我不动。刚皱了皱眉,这年头银行没钱了土匪都打劫到警局管辖范围了吗?
他在这人身上,嗅到一股钢铁被高温灼烧过的刺鼻气息,那人缓缓毛茸茸却带着些焦味的脑袋轻放在了刚的颈部,很痒。半晌,两人都没有了下一步动作,他受够了这种该死的寂静,等待着趁人不备时狠狠给他一拳。然而身后之人一开口,打断了他刚刚组织成的想法,甚至让他的大脑陷入了”重加速” 。
[刚,听我说]身后的人生怕自己逃离一般更加收紧双臂,紧紧把刚圈在怀中。刚在猜测到人身份后下意识去触摸他的左手,不出意料的,带着明显损坏切口戒指的金属触感入指尖。他的话似乎有魔力一般,刚竟真的不由自主安静下来,想要听听他想说的话
[我曾经认为,人类的感情很复杂,因为有太多的变化。但是,当我离开heart与人类为伍后——或是遇见你之后]带着略微混乱杂音的熟悉音色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如何表达,他知道他想做什么,想要什么。因此,他的手非但没有放开,反而变本加厉的将刚摸索戒指的手包裹起来,道:
[核心消失前,所有被储存的重要记忆在脑中回放后,我才发现,全部都是你,即使是你充满怒火的时候,刚...遇见你后,人类感情的定义于我而言变得简单,爱便是爱,恨便是恨,生气时愤怒,快乐时微笑,没有任何伪装——但这只介于你,刚。面对其他人类,我仍一无所知]
[我以为,我爱雾子,可是我却无法了解她。可是对于你,我无需多想]
[我只看得懂你啊...]
[刚,我爱你]
[所以...为所爱之人而死,我很高兴,所以才会微笑]明明只有几分钟,刚却感觉,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他这种不喜欢被束缚的人都难得的希望来个局部全球冻结,停止久琉间内两者的时间。声音渐渐空洞,甚至连那一丝电流的杂音都开始不在清晰。刚感到环抱自己的手臂触感不在真实,他在消失!如同刚刚苏醒前的梦境。刚终于是无法平静下来。
[chase!说这么多难为情的话,不负责就想逃跑吗?!喂,你还没说完我才不会回答你呢!别离开啊...]刚慌忙伸手另一只自由的手想去抓住这家伙,却终是什么也没有。黑磷火般的紫色光点飘散空中,照亮着他,“逃跑的家伙”闻言,只是沉默的将他刚才摩挲过的那枚戒指轻轻摘下,戴在刚左手无名指上,显得虔诚而眷恋,蜻蜓点水般在他手背落下一吻,没来得及让刚反应过来,剩余的身躯真的好似逃跑般完全消失,飘散在这黑暗的空间。
这一次,周围没有扭曲,亦或者变化了,只是因无边黑暗而无法察觉。但是,却走向了一样的结局。
“诗岛刚”昏了过去,合上双眸,另一位诗岛刚,破茧而出...

大家能看的懂脑洞吗?不行的话我可以写个长篇说明的(๑Ő௰Ő๑)

评论(2)
热度(9)

© 鲨头锤锤锤 | Powered by LOFTER